高考作文记叙文微写作模型:青少年创意写作

转载 张阿瑞  2019-11-22 14:46:53  阅读 69 次 评论 0 条
摘要:

如果高考作文是考核记叙文文体写作,那么建议采用ZTF模型来应对。ZTF的涵义是事件记叙的“折叠(Z)+跳跃(T)+反转(F)”。一件事情从中间讲起,在微写作的微小的篇幅中,是从故事高潮即将到来的那一刻讲起。而故事在此之前发生的前因后果的事件“折叠”进“故事从中间讲起”的流程中;故事讲述到某个环节故意省略不讲,而将这个含有因果元素的事件环节“跳移”到故事的结尾,一旦揭示了“跳移”的事件原因,事件的讲述形成“反转”的高潮和结局。看一篇典型的ZPF模型的“高分记叙文”《成全》:  &nbsp

如果高考作文是考核记叙文文体写作,那么建议采用ZTF模型来应对。

ZTF的涵义是事件记叙的“折叠(Z)+跳跃(T)+反转(F)”。一件事情从中间讲起,在微写作的微小的篇幅中,是从故事高潮即将到来的那一刻讲起。而故事在此之前发生的前因后果的事件“折叠”进“故事从中间讲起”的流程中;故事讲述到某个环节故意省略不讲,而将这个含有因果元素的事件环节“跳移”到故事的结尾,一旦揭示了“跳移”的事件原因,事件的讲述形成“反转”的高潮和结局。

看一篇典型的ZPF模型的“高分记叙文”《成全》:

       成  全

毕业在即,一切都以倒计时方式进行:最后一次值周,最后一期板报,最后一场球赛,最后一番舌战……作为一名资深升旗手的我,早就开始精心策划我在毕业礼上的最后一次升旗仪式了。

为了这一次的告别演出,我已经酝酿了很久很久。挥旗的力度,转身的速度,步伐的节奏,在我脑海一遍又一遍地排练,像一部久看不厌的经典老片……

这一天就要到了。毕业礼前一天,团委书记亲切地把我叫到了办公室。没想到,“他”也在,垂着双手,站在旁边,嘴角掩饰不住地笑。他是我徒弟,下一任旗手,比我小两岁,比我高,比我壮,比我帅,或者还比我聪明,是个十分讨人欢喜的家伙。

“师父!”他响亮地叫道。“哎!”我自豪地回答。把重任交给这家伙,我放心。好小子,明天仔细瞧瞧,师父可只教这一次了。

 “你当升旗手快三年了,也带出了个好徒弟。明天的升旗,就交给他吧……”

这?不行!绝对不行!上一次,上一次我的动作还不标准!挥旗没有风声,转身不够快速,最后收旗时还差点儿被绊掉,那就是我最后一次出旗?不行!绝对不行!!

 “你也该光荣退休了。明天你护旗,看着他来一次实际操作,你也好放心地离开……”

难怪他笑得一脸灿烂,原来他已经欣然领命了。我的最后一次精彩演出,难道就是袖手旁观?挥旗、转身、步伐;力度、速度、节奏……这些闭上眼就闪现出来的要诀,难道就任由一个从没有升过旗的新手来糟蹋?

第二天,毕业礼上,他握着由我郑重地交给他的国旗出场了。

挥旗无力,失败!转身像狗熊般笨拙,失败!!还踏不准节拍,失败!!!

整个毕业礼,我都像一棵松树般站在旗杆的旁边。直到典礼结束,我才穿过厚厚的人群,来到他身后。

“啪”,我冲着他后脑勺结实地打了下去!

“哎呦,痛死我了,”他转过身来,一脸无辜,“师父你干嘛?”

“你还敢讲?刚刚出旗时走得乱七八糟,像狗熊跳舞,我是这么教你的吗?再走一遍!”

于是,跟着我喊出的拍子,在空旷的操场上,他又走了一遍。

依然如故——挥旗无力,转身笨拙,踏步绵软——与我当年一模一样。

 “看着,我再做最后一次!”

我扛着国旗,踏上跑道,和着自己口中的拍子,在寂静的操场上,作最后的谢幕。

转身快捷迅速,挥旗“猎猎”作响,动作矫健有力,一次完美的演出!

我的,最后一次演出!

团委书记不知何时站在了身后。他一手搭着我的左肩,一手搭着他的右肩,好久好久,我们谁都没有说话……

    (资料来源:公众号“新思维作文”。文:广州市第16中学钟哲;指导老师:马君慧)

 这篇高分作文,“成全”的初义是指:毕业典礼上,“我”失去了最后一次出演,但成全了学弟第一次登台。简单的故事情节有三个曲转变化:第一,“我”原打算离校前的毕业典礼自己可以倾情演出,没想到中途换人,愿望受挫;第二,学弟的表现实在太差,“我”没有嘲笑,始终像一棵松树般站在旗杆的旁边。第三,典礼结束,“我”对学弟重做示范。作者三次峰回路转的曲转变化,讲述了自己的心路历程。“成全”的立意就有了一个质的飞跃。“我”在无人喝彩的前提下,完成了一次庄严的交接仪式。“我”用自己成熟而理智的行为成全了自己的人格升华。这就是事件从中间开始;裁掉的事件起因折“叠”进故事的讲述中;又用2次“反转”构成“波浪式”的变化;事件的结局是开头自己没有想到的“无人喝彩”、但却是自己最终的青春成熟与成长。

用微写作常用的叙述模型来讲一个“有故事的记叙文”,为什么最有效的叙述方法会是“折叠(Z)+跳跃(T)+反转(F)”呢?ZTF的理论资源来自英国巴赞的《思维导图》和美国罗伯特的微型小说“三要素”理论(结构完整;立意新奇;意外结局)。当你叙述一件事想让读者(阅卷老师)留下深刻印象,那你的故事在结尾时最好是出乎阅卷老师的意外,这就是有70%的高考高分作文有“意外结局”的原因。微写作篇幅有限,故事裁掉一部分,从中间讲起,特别是从快到高潮的那一刻讲起,这也是抓阅卷老师眼球的有效方法;而意外结局又想在“合情合理中”,从临近高潮事件的反常、超常材料讲起时,要想让读者(阅卷老师)能够信服,产生对你反常叙述的真实感,那把故事开始发生的一些与后面意外结局能建立因果关系的材料则要天衣无缝地“折叠”进来。在事件发展过程中,那些通过省略不讲而移至结局才快速补出的情节环节,则容易形成撩拨人的故事悬念,当这种带有因果元素的事件跳移到结尾才出时,正常因果与反常叙述才能建立“艺术因果”,形成意外结局。所以,高考作文是记叙文时,它的有效、完整的叙事模型应该是“折叠+跳移+反转”,简称ZTF。

ZTF是最基础的记叙文微写作常用而有效的叙述模型。在“微文学与新读写”的高级教程里,ZTF将衍化为更丰富、更多样的亚类型和升级型。比如说:光是“意外结局”将衍化出“斜升反转”、“波状曲转”、“多重反转”;光是“发展细节”部分,还会衍化出“翻三番”的重复式、斜升式曲转;光是启动细节和折叠细节,将会有从“反常到正常”、“从正常到反常”、“从正常到正常”、“从反常到反常”等多种形态的选材和用材,这些更丰富的内容,我们将在下面的课程中详述之。

查看更多相关

本文地址:https://zhangarui.com/post/6881.html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高考作文管家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张阿瑞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